试论综合装饰与釉上彩创作意境

  • 2011年第四期
       试论综合装饰与釉上彩创作意境
                         冯涛  黄员辉
     [摘要] 综合装饰釉上彩画的意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釉上彩陶瓷画面的成败,釉上彩画创作的创新需要更好地创新画面的意境,使整个画面境象传神、情景交融。
     [
    关键词] 综合装饰   釉上彩      意境
     
           综合装饰是指在一件整体构思和综合思考的陶瓷作品中,综合运用两种以上不同属性的装饰工艺和技巧,诸如刻、填、喷、彩等多种工艺装饰手段;或使用釉料、泥料、彩料、色料等不同装饰材料;或采用釉上、釉下不同的彩绘技法等,使多种装饰工艺和技术相互映衬、各显神采、以形成赏心悦目的综合艺术效果和意趣横生的艺术魅力,它是现代陶瓷艺术中被广泛运用的装饰艺术形式。而“釉上彩”装饰则有古彩、没骨、彩粉、彩新彩等之分。釉上彩画是在继承和延伸传统中国陶瓷艺术精髓的前提下,绘画技法上,釉上彩画将中国画讲究构图布局、笔墨线条、情趣意境等有机糅合在一起。因此,釉上彩要有新的视觉切入点,从多角度和更宽阔的视野范围中,使釉上彩的斑斓色彩在广茂的自然界中绽放、运动……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现代很时兴综合装饰,就是以釉下创作第一次在坯体上描绘颜色釉的纹样,其余部分空白或施釉后经1320度左右高温烧成瓷器。第二次则在瓷器釉面的空白部分完成釉上彩画面或在颜色釉轮廓线内绘出釉上彩,入炉经低温800度左右烧成,形成综合装饰釉上彩。
    综合装饰釉上彩是在继承和延伸传统中国陶瓷艺术精髓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色彩和配景的烘托,构建更加多彩多姿的画面,烘托出更为完美的作品。使之在绘画技法上,讲究构图布局、笔墨线条、情趣意境等有机糅合在一起;在装饰工艺和创作手法上,将综合装饰和釉上彩有机结合在一起,将笔绘、泼彩、流变等技法融为一体,形成了清新朴茂的艺术风格。因此,综合装饰与釉彩的配景更为注重工笔和创作的意境,要有新的视觉切入点,从多角度和更宽阔的视野范围,把之色彩斑斓而奇妙的大自然,在广茂的自然界中绽放、运动……。
        虽然综合装饰釉上彩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它的优越性,但也不能胡乱地统统搬上陶瓷画面,要合理安排,才能达到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不论这件作品瓷面的大小,让画面过于密集或过于松散,都会使整幅画面给人以拥挤或散乱的感觉,破坏了整体性,破坏了和谐统一性还如何称为作品呢?从整题效果来说,釉上彩作品的颜色不能平均分布,综合装饰占的面积小一些,这样再以彩色颜料补充,就会使之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如此使得釉上彩的画面变得愈加清新典雅,清丽雅致;倘若在釉上彩面积大的画面中用些综合装饰压住阵脚,便不会因为画面的色料过于丰富而导致视觉的疲劳,也会给整个画面增加一份庄重、大方之气。
          当然,这一切的颜色搭配、分布、与整件作品的构图是息息相关的,陶瓷艺术家在创作一幅釉上彩作品,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在釉上彩作品中,综合装饰釉上彩其运用的绘画材料和烧成工序都与别的陶瓷姐妹艺术有所不同,故其在构图布局上更应考虑的特别周到,釉上彩画在一般情况下有两种绘画方式,一种是在画面不足的地方或画面不够完整时;一种是有意识的留下某些部位,使画面显得稳定而又协调,达到预期的美化效果.如不经思索随意凑合,那就失去综合装饰釉上彩的意义。审时度势,这也是我们的陶瓷艺术家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审美经验,实际上也是人本身就具有的自然知觉感受,在用综合装饰作画时,要考虑到釉上新彩的合理安置,而在釉上彩时,更要尽量弥补因人工所不能止阻的综合装饰中所带来不足之处,周密严谨的布局,远近虚实的处理,色彩的匠心独运才能给人们带来心情愉悦的审美情趣,为我们的生活多一点别样点缀。这样的作品才不失为一件好的综合装饰釉上彩作品。
    我们认为, 综合装饰是陶瓷艺术发展的又一重要创新和新的发展趋势。景德镇陶瓷艺术家把陶瓷绘画艺术创作和现代审美观观相结合,在瓷画的领域里辛勤耕耘,开拓创新,把中华民族艺术和外国文化艺术的精华融会贯通,形成丰富多彩的创作形式和创作面貌,效果突出,成就斐然,将陶瓷艺术带入一个崭新的发展天地。综合装饰釉上彩画要有三方面意境的融合,才达到更好的艺术效果。
    首先,创意美、形体美、纹饰美、色彩美、肌理美、材质美、工艺美、技巧美与釉上彩组合在一起,形成了统一、整体的审美特征。它最忌讳各构成要素的分离对抗和个体突出,因此,综合装饰比其他装饰类型更注重整体性。凡是一件完美的综合装饰艺术作品,都能将各构成要素和各要素的审美特征合理地、有序地、完美地组合在一起,以整体美作用于人的审美心理。
           其次,综合装饰与釉上彩依存环境要协调。一些釉上彩图普遍存在的问题是造型的薄弱和画面环境在表现语言上的对立,在视觉上的不和谐,明显的堆砌感使画面无气韵可言。一件缺少生命意蕴的作品,看不到笔意、笔法、笔力、笔势、笔趣的自然眉目传情,反倒产生了视觉的疲劳感,使画面无情感,无神韵而冷漠僵化,技法如工匠一样,只能是越画越匠。综合装饰可弥补釉上彩中的不足,给人立体的丰富感觉。
    再次,综合装饰釉上彩更需要赋色要使画境由色生成。作品中的色彩在环境上已不仅是“补水墨之不足”,有时是色彩将墨色压倒,使墨色仅起到垫底的作用。作品中色彩的主导地位已经形成,色彩自律性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在具有笔墨形迹为“骨”的前提下,用大小不同的色块皴点画面。运用色相、明度、纯度的对比和互衬,借鉴光源色、固有色、环境色而形成的主观色调中,彩色的沉厚以及补色关系的运用,使画面中色彩没有刺眼的飘浮感,而是显得沉着而厚重。综合装饰与釉上色彩笔墨共生所迸发出的节奏感和生命力,能与观点的视觉愉悦产生共鸣。透射出了强烈的现代意识。
    总而言之,综合装饰釉上彩画中,更要求釉上釉下的创作意境与笔墨语言达成统一,要传承创作,要形成丰富的线群画面形态组合,综合装饰与釉上彩之间的完美结合,让其与周围的环境求得笔墨气质上的一致,使之成为一个气韵生动的整体而生意传神。